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柴静和我的情人节】作者:不详
【柴静和我的情人节】作者:不详
柴静和我的情人节
 

 字数:2443字
 
  柴静生于1976年。19岁在电台主持《夜色温柔》节目;22岁到北广 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现为《东方时空。时空连 线》主持人。
 
  我从来就没保证我会爱上柴静,充其量不过是在情人节时,我俩到一家情调 不错的西餐听吃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回到我俩同居的地方,将她的衣衫褪下, 不是在浴室中跨上她,便是在餐桌上将阳具送进她那湿润的阴道中。
 
  在过了几十分兴奋刺激的运动后,便双双宣告投降,倒在地板上,几年来差 不多是如此,有时二人玩得太入迷,我在高潮后将精液毫无防范的射入她那饥渴 热情的阴道中。
 
  接着便是她生气。
 
  几天的冷战后,便又在一场更狂暴的交媾中中止。我俩是标准的享乐主义者, 我们认为生育是幼稚的行为,结了婚的更愚蠢,我经不起婚姻失败的刺激,小时 我便由奶奶养大,我痛恨分离。而她从小便目睹她父亲视其母亲为工具的惨状, 没钱就殴打她妈妈,性欲来时甚至当她的面强暴她母亲,她恨透了结婚。
 
  今年却有些不同,在情人节那天,照例她在那西餐厅等他,但我却未到了。 
  算着算着已过了十多分,她渐渐感到不耐烦甚至生起气来。原先她想转身就 走人,但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焦虑,开始担心我是否出了什么问题。最后,她有 种被遗弃的感觉袭上心头,拿了手提袋,起身便走出餐厅,头也不回。
 
  此刻距离她和我约定的时间有一个半钟头。她骑着机车在滨海公路上奔驰着, 心中越想越气,想起我们过去欢乐,乃至於亲热的种种,委屈地流下眼泪。 
  是的,我从未保证我会爱上她,此刻我早和别的女人搂在一块,正在和那不 知名的女人做爱。她喜欢我双掌自她背后伸过来爱抚她双乳房的感觉,喜欢我用 舌尖触弄她身体每一部份,包括她的隐私处……
 
  她一想到这种情状,脑中便一片空白,她甚至一想到几天前我俩缠绵时,她 紧搂着我,口中喃喃地低呼要他不要停,便感到自己很贱,怎么会和我同居!她 想到要回去时已经是凌晨二时许。
 
  她一打开门,倏地有只手捂住她的口,硬把她拉进门内。深夜的关门声听起 来很吓人。她尚未明白情况时,就被他用唇封上嘴,她是由那熟悉的舌头和动作 明白是我。
 
  「怎么你哭了?」我说。
 
  「你这么晚回来我都担心死了!」
 
  我不给她回嘴,便把她拉进餐厅,餐桌上有几样东西,她清楚地看到牌子上 写着:「我爱你,请嫁给我吧!」几字。
 
  接着他自言自语的说:「今早我去拿我们的健康检查单,之后我才决定这样 作的,今年真特别呀,嘻!你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
 
  他手指着那牌子。
 
  她突然明白了!但眼泪已不争气地流下来,她好感动,这些日子来,当她下 班时都有一种年少时未有的幸福感,她知道再几年到30岁时她会很空虚。她缓 缓点了一下头,幅度不大,但我瞧见了!
 
  「万岁!我亮丽的新娘!」我抱起了破啼为笑她,二人就停在这一瞬间。 
  我把她轻轻放下,嘴唇覆盖上去,舌尖抵着她的舌头,缓缓地让她的津液流 入口中,右手伸到她背后,把衣着褪下,白晰的身材美丽动人,乳房虽然不很大 却令人颠倒,我和她这些年来虽然作过不下数百回的爱——肛交,口交,在卧室, 在浴室,在宾馆,但却没一次像今天这样令二人紧张。
 
  我的嘴唇其实是熟悉她身上每一部份,我离开嘴唇,移向面颊,耳朵,腴颈, 来到她的心口,我将脸埋在双乳之间,二只手各握住一边的乳房,我爬山似的移 上峰顶,用力吮着她坚挺的乳头。
 
  然而更吸引我的是她的下部身体,他的脸碰到柔软的阴毛,我用唇含了一会 就往更下方的三角地带,我撑开她的双脚,看着那红润的阴阜,爱液像露水似的 流几滴下来,我马上看见我要找的目标。
 
  我咬住她的阴核,双手将她大腿托着,伸出舌头抵住阴唇,阴阜已被爱液润, 我舔着她,有时随着一种莫名的奉献精神让我爱妩,吸吮,她一直以为她这辈子 不可能会爱人,但此时却不得不承认爱的力量。
 
  以往她和我做爱是基於生理上的需要,她戏称这种没感情基础的做爱为交配, 满足后二人便倒头大睡。我其实是将精液射於她的阴毛上,腹部,肛交时便射在 她的美臀上,而口交便射於她的脸,有时射歪了便射到她的头发上。而她充其量 只是用手将它涂匀於皮肤,或不管它就躺下睡着了。
 
  她用舌尖挑动我的龟头,用整张嘴含住我的阴茎,我不示弱的用手指戳进她 的阴道,突如其来的快感使她的口脱离他的阴茎,我们以前曾有一次口交时她居 然令我射精,她来不及脱离致她满嘴都是精液,我大笑她的窘样,可她却以她的 口封上我的嘴,这举动令我鄂然许久。
 
  我躺着任她摆布,她的嘴脱离他的阳具,左手提住龟头,右手则隔着包皮上 下搓动。我呢?我则用双手搓揉她身体,一会儿,我拍了拍她的左臀,将身体坐 直,然后站起来。
 
  她站起身,双手拢一拢散了的长发,然后向前跪伏,我也跪下来,双手抓着 她的腰,开始抽送动作,她依旧呻吟着,悬於半空中的双乳看来就像v字型,前 后晃动,好似规律的锺摆。
 
  我这时已停止任何爱妩她的动作,光是这一去一回,就已令我失去攻击性了, 时光之流毫不留情的过去,我知道我并非A片中的超人,交合的女主角也不是那 种只要快感不要精液的淫妇,我拥有最真实的她,她的阴道是我的,她的乳房是 我的,她的子宫现在也可以开起大门,迎接那上亿只的精虫。我抽出阴茎。以正 统的性交姿势去愉悦她,并愉悦我自己。
 
  没多久,我感到大军出发的时候到了。她的呻吟声开始变成了叫声,激烈中 夹杂着满足和高潮。我喘息着,开始感到兴奋的极限,她吟叫着,臀部随着我抽 送的频律震荡,乳波荡漾,我在迷眩的意识中彷佛看到那愉悦的交界有两黑影, 有时又合而为一,就在这一开一合之下,我感到我和她融为一体在天空上飞翔。 
  喘息促骤,我倒吸了一口气,同时我听到她最后一声的叫声,霎时我俩从浑 沌的空间暴裂开来,未几,喘息声止,那感觉就像翻天覆地的暴风雨突然消失, 原先嗯啊的叫声一下子成为寂静,我两就似自天空飞翔时双双坠於人间。一切都 停了。
 
  她躺在我的胳膊上,我右手正玩弄着她的右乳头,打开单子一看,正如她想 的,她怀了他的孩子……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