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洛奇英雄传】(1-4)作者:zen3573
【洛奇英雄传】(1-4)作者:zen3573
字数:12311
 

  很久以前,人间发生过一次大战。
 
  人类为了自由,反抗他们所信仰的魔与神,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大战,一场 惊天动地的战争——多年以后,这场战争被人们称为「极夜大战」。
 
  这场大战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最终还是迎来了结束。造反的人类最先开始溃 败,战争最后以人类的毁灭而告终。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少数没有参与反抗的人从大战中幸存下来并移居到 了女神守护的浮游大陆「卡瓦西路」居住。他们反省过去反抗神魔的行为,懦弱 而平静地过着麻木的生活。
 
  ――但是,这暂时的平静也终于迎来了结束的一天。
 
     ********** ********* ************* **************
 
  「退下。 现在亚伯罕大人正在觐见……!」
 
  「废话,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来这里的。 因为我是王位继承人候补之 一!」
 
  不管周围人的制止,一个有着中性外表的青年闯进了拜见室。
 
  乍看之下,这里就好像是一个剧场。
 
  举目望去是一个顶棚高不可测的壮丽舞台。下面一半是观众席,朝着台上围 成一个扇形。
 
  青年的靴子在石质地板上踩着响亮的步点,朝着里面的舞台走去。
 
  舞台是两层的,最里面的一层被幕布遮挡着。
 
  坐镇在那里面的是这青年的祖父,也是统治着魔界帝国的魔王别西卜(Be elzubub)。
 
  他近年来都没有在人前出现过,已经习惯了这样坐在幕布之后运筹帷幄。 
  当然,也有人说他是因为不想让人看到生病或者衰老的样子,但事实如何却 没人知道。
 
  只是,从垂下的幕布后感受到的魔力,还是吻合「魔王」称号的,实在是有 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真的没有衰弱吗……)
 
  确认了祖父魔力尚在的青年,将视线从幕上收回到自己眼前。
 
  那里并肩站着的正是他所熟悉的兄弟姐妹们。
 
  「什么事情,这么吵!来这里干什么!?」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洛奇吗? 一个人看家很寂寞吧?」
 
  「嘻嘻、可惜。不是被召见来的,无能之辈。」
 
  从台上俯视着名叫洛奇的青年,用话语进行挑衅的正是魔王别西卜的三个孙 女。
 
  从长到幼的名字依次为:萨拉(Sarie),切茜娅(Chelsea), 潘妮(Pthahnil)。
 
  她们和因为身为旁系而奋力追赶的洛奇不同,是魔王别西卜的有力继承者候 补。
 
  在以血统与力量为尊的魔界,较真来说,其实洛奇连与她们对话的资格都是 没有的。
 
  但是洛奇还是毅然决然的,朝着兄弟姐妹们走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
 
  「请原谅我突然的无礼,姐姐。 但是这个集会,不就是为了决定祖父的继 承者而举办的吗?」
 
  「那么,我也应该有站在这里的权利。 虽然我父亲法鲁巴有谋反之罪,但 是我,是祖父――陛下的血亲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什么……? 难不成你想要继承魔王之位?」
 
  「哈啊~?你是白痴吗!连魔装都没有, 怎么可能继承爷爷的宝座!」 
  「有没有魔装并不是必要条件。重要的是血统和力量。 只要满足这两项, 就有充分的资格。」
 
  所谓的魔族继承问题,也不是非得遵循什么规矩。
 
  推崇力量至上的秉性,使得力量成为超越「规矩」之上的存在。
 
  「说是这么说……」
 
  切茜娅呆呆的耸了耸肩。
 
  她的言外之意,洛奇当然是明白的。
 
  魔装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是只有拥有魔王血统的魔界皇族才能拥有的武具, 是一种拥有神奇力量的宝物,也是力量的象征。
 
  而没有魔装的洛奇,居然想要加入到激烈的继承权之争,这等同于是自杀行 为。这就是切茜娅想说的吧。
 
  洛奇自己也十分明白这一点。但是明白归明白,洛奇还是甩开臣下的制止, 来到了这里。
 
  洛奇将视线从姐姐们身上移开朝着幕后的魔王别西卜的方向看去。
 
  「请听我说,魔王陛下。我为了参加这次仪式, 献上这纹章……!」 
  洛奇脱下手甲,仰起手背上的刺青。
 
  「……! 这是――!」
 
  「魔王的纹章。哎……」
 
  「你,你,来真的?! 你这种弱小的家伙能在这个城市……不,在这个魔 界 活到现在可都是靠这个纹章啊!?」
 
  三姐妹一起露出惊讶的神情。
 
  那是当然的,洛奇展示的正是被称作魔王纹章的皇族信物。
 
  「被夺去魔装,家系没落还仿佛昨日。要是再失去这唯一能证明我是皇族后 裔的信物的纹章,会变成怎样……当然, 我心里很明白」
 
  魔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毫无慈悲的世界。
 
  一旦被流放到外面,所谓的「原王族」就会被野盗盯上,连找吃的都成问题, 然后一天天的越来越难以生存。
 
  洛奇的宣言,就是为了参加王位继承仪式,而付出作为皇族的地位……也就 是,意味着终结生命。
 
  是失去一切,还是登上王位呢――.
 
  可以说是孤注一掷的赌博,也可以说是破罐子破摔的举动。
 
  「洛奇啊。你真的想要继承祖父的王位吗, 成为作为我们的对手……」 
  「是啊,小洛奇。外面的世界,可不是没有魔装,也没有皇族地位的你可以 过活的世界哦?」
 
  「就是!你如果不在这里出风头的话,至少还可以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 苟且地活下去、所以 安分一点吧!」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即使这样,我也不会 收回我刚才所说的一切」 
  「你啊,真是个白痴――」
 
  「算了,随便啦,潘妮。洛奇应该是做了相当的心理准备才来这里的吧」 
  「哥哥……!」
 
  打断了潘妮的话的正是从刚开始就一直在场,却保持沉默的青年。
 
  王位继承候补的另外一人,亚伯罕。
 
  有着和魔族不同的谦和态度和沉稳的性格,在帝国里也拥有众多信奉者,和 昔拉一样被视为有力的候补者。
 
  对于洛奇来说,是庇护命运不济的自己的少数人之一,也是一个能让自己感 到信赖的人物。
 
  话又说回来,一旦成为王位继承者的对手,就意味着完全的信赖是不可能存 在的………
 
  「怎么办、魔王陛下。洛奇用魔王纹章做赌注,还真是体面的身份象征呢」 
  「虽然我觉得,让他参加继承仪式,也不会改变什么, 但是……」
 
  环顾左右,亚伯罕自信满满的说道。
 
  大家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但是,谁也没有提出反对的言论。
 
  作为确认,亚伯罕对着站在垂幕旁边的秘书官使了个眼色。
 
  「梅尼亚,交给你了。」
 
  「……明白。」
 
  被叫做梅尼亚的秘书官,机敏的点了点头,朝着垂幕的里面走了进去。 
  好像是三言两语的,交代了一下事情原委。
 
  梅尼亚很快就回来了,将魔王的指示转达给大家。
 
  「伟大的魔王陛下有命。理解洛奇拿纹章来赌王位的觉悟。体谅到他的想法, 允许他参加王位的继承仪式――」
 
  「什么……! 爷爷,为什么……!」
 
  「哎呀哎呀,意外的结局啊。我还以为会冷冷的一下子否决洛奇的心愿呢。」 
  「切茜娅你还能这么冷静!? 凭什么洛奇可以有和我们一样的资格啊!」 
  「冷静、潘妮、祖父已经决定了。 没有我们插嘴的余地」
 
  「啊唔,啊唔,呜呜呜!!」
 
  潘妮不满地闭上了嘴。
 
  而对面的昔拉的脸上,却全无表情,就好像洛奇的存在和自己无关似的。 
  这是因为昔拉心里清楚。
 
  自己和洛奇之间,有着的不止是立场上,更是实力上的压倒性的差距――. 
  「呀,总之好了,洛奇。你可以参加,我也放心了。」
 
  「亚伯罕哥哥,谢谢你这么说。多亏你的帮助。」
 
  「哈哈哈,我什么都没做啊。这全都是你的觉悟所导致的结果啦。」
 
  「这个……」
 
  「不要谦虚。这样闯进拜见室,拿魔王纹章做赌注,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哦。」 
  「…………」
 
  亚伯罕还是和以往一样露出了稳重的笑容。
 
  从这一刻开始,和这位哥哥就要变成竞争关系了。
 
  洛奇想到这个事实,为了不被对手的态度所影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肃静。魔王陛下要亲自赐话」
 
  因为梅尼亚的一句话,吵嚷的场面立刻安静下来。
 
  平时都是让梅尼亚传话的魔王,要直接说话了。就因为这个,全场弥漫开浓 厚的紧张感。
 
  终于响起的声音,隆隆作响犹如山体滑坡,更好像是在洛奇他们的身体里回 荡般的威严。
 
  「亚伯罕,昔拉,潘妮,还有洛奇――.  朕的继承者们……」
 
  「朕不喜欢停滞不前。朕觉得,只有血与喝彩的场面才是这个帝国――不, 这个世界应有的姿态」
 
  「想继承朕的王位,想要成为魔王的话,你们就必须成为这戏剧最好的导演。 
  但是……」
 
  纱帘的另一边,魔王活动了一下身子。
 
  应该是透过幕俯视着洛奇他们吧。迫于这压力,候补成员们都调整了坐姿。 
  「――然而、可能你们并不是好演员。 但是作为导演的话会怎么样呢… …?」
 
  「如果你们有做王的资质,就应该可以翻开戏剧新的篇章, 朕正是想要鉴 赏这出戏剧」
 
  说完,魔王别西卜再次沉默了。
 
  这沉默,似乎表示着,魔王正观察着台上候补成员们的样子。
 
  「戏剧的新章」
 
  「这,这……什么意思啊?」
 
  「祖父的愿望是,不要停滞不前的世界。也就是――」
 
  「全新的混乱吗……」
 
  听了魔王的话,继承候补们开始揣测起来。
 
  制止了吵闹的场面的是,魔王的秘书官梅尼亚。
 
  「魔王陛下想要的是卡瓦西路的心脏。 能献上此类的秘宝的人才有资格继 承王位, 这就是陛下的想法。」
 
  「卡瓦西路的心脏? 那是什么――」
 
  「浮游大陆卡瓦西路的秘宝吗。卡瓦西路的心脏就是使那大地浮在空中的核 心物体」
 
  「但是,它的实际形态到底是宝石,还是武具,抑或是书本、 却是谁都说 不出的未知神具……传言是这么说的」
 
  在地上世界遥远的上空存在的富饶大地,卡瓦西路。
 
  以主神奥汀为首的五位女神守护着的,人类的大陆。
 
  奥汀为了拯救在被称为「极夜大战」的大战后沦落于荒野的人类,而创造出 的神迹。也就是这块大陆的历史起源。
 
  「卡瓦西路……女神守护的大地。 要得到这个秘宝也就是说……」
 
  「嗯,就是向女神们宣战的意思。 卡瓦西路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
 
  「袭击卡瓦西路,就是极夜大战的重演吧。 血和喝彩的戏剧――也就是祖 父所希望看到的……」
 
  「然后取得卡瓦西路的心脏的人, 就是最合适的继承者。 嘻嘻,比我想 象的还要刺激嘛」
 
  「什么嘛,结果,就是说要跟女神和人类开战吗? 这个我也知道啊!」 
  「……祖父竟然提出这种条件。 王位继承――果然不是一件随便的事」 
  「哎呀,害怕了?小洛奇。 现在还来的及,我可以让你收回刚才的虚张声 势哦?」
 
  「……怎么可能。这是精神振奋的抖动而已」
 
  「算了,就当你是这么回事吧。呵呵呵呵」
 
  「即使连魔装都没有,还仍然要跟女神战斗, 还无聊地赌气……这家伙真 是个白痴!」
 
  「没有魔装,也有没有魔装的做法。 梅尼亚,我想确认一下。只要能得到 卡瓦西路的心脏, 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吧?」
 
  避开潘妮露骨的耻笑,洛奇转向魔王完全信任的秘书官。
 
  「…………」
 
  梅尼亚铁面无私的脸露出一瞬不快的神色,但马上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 的,用事务性的口吻回答。
 
  「我能说的只有一点。 一切都要以不让陛下感到无聊为目的。」
 
  「也就是越夸张越好对吧。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嘛。」
 
  「久别了的大战。 应该能满足我们这些武士的渴望。」
 
  「但还是需要留心。卡瓦西路的战斗力是十分强大的。 如果不慎重的话, 就是我们引火自焚了」
 
  「没事啦、亚伯罕哥哥。我们 怎么可能败给女神啊。……除了某个人。」 
  「…………」
 
  拜见室内,魔王的孙子孙女们发表着各自的意见。
 
  有冷静分析的人,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而欢喜的人,没有一个人,因为对 女神的恐惧而颤抖。
 
  「那么作为洛奇大人前往浮游树大陆的工具,就将」祈祷少女号「给你吧。 
  至于其他各位的舰队,请自由使用」
 
  「?」
 
  祈祷少女号是拥有次元航行能力的中型飞翔船。
 
  原本是洛奇一族的东西,但在父亲法鲁巴叛变被处决后,被充公了。
 
  这次,祈祷少女号能被归还,乍看之下实在是已经可喜可贺了,但是……… 
  「以洛奇大人母亲之名命名的船,最般配这次光荣的启航了吧。」
 
  这么说着的梅尼亚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用心险恶的微笑。
 
  「噗……!啊哈哈! 就是那艘破破烂烂的船吗? 连自己的舰队都没有, 洛奇真是好可怜啊ー!」
 
  「别说他了,太可怜了啦、潘妮。但是洛奇,用这样一艘旧型船攻打卡瓦西 路会不会太乱来了?」
 
  与担心的言语相反,切茜娅的话里回响包含着傲慢的语气。
 
  然而,洛奇对于姐妹们的嘲笑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知道了。 谨此谢过魔王陛下的宽大处置。」
 
  「并且,在下洛奇,一定不会辜负陛下的期待, 一定会做出结果给大家看。」 
  「啊!?你来真的?那种破烂一样的船,肯定是一下就被击沉的,为什么你 就是不明白啊?」
 
  「不明白的是你,潘妮。 舰队只是对卡瓦西路战争的其中一个要素而已」 
  「啊哈、小洛奇真会说话……」
 
  「什么……!你以为,你是在对谁说话……!」
 
  「算了,潘妮。在祖父面前,这样可不好看哦。」
 
  「洛奇也是。 你既然这么说的话,我就等着看你的身手了。」
 
  「谢谢你的支持,亚伯罕哥哥。 ……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开始已 经是对手了。」
 
  「这是当然的了,洛奇。 敌对的时候,就算是你,我也绝对不会迁就的。」 
  各位候补者们都有着想要支配局面的念头。
 
 潘妮选择显而易见的表露杀气与敌意、切茜娅则选择表现出一副混杂着高扬 
  与好奇心的样子。
 
  亚伯罕和昔拉两人虽然表面冷静,但是却深藏着大战即将来临的凶恶的意识。 
  就好像将不同的食肉猛兽,关入了同一个栅栏里的紧张感。
 
  这场景,尽收于从远处俯视着一切的魔王眼底。
 
  (……魔王,别以为可以永远高高在上。 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洛奇迎战着那视线,心中聚集起无比的怨恨。
 
  参加这场战争是为了魔王的宝座。但是,这绝不是因为崇拜魔王而来。 
  而是为了继承作为魔界最强力量的象征,魔王之剑深渊断罪,然后完成自己 的目的。
 
  对他来说,魔王才是这世界上最记恨的存在。
 
  父亲,母亲,都被莫须有的罪名而夺走的仇恨绝对不能忘记。这万恶的根源 不可饶恕。
 
  对,这就是,洛奇·穆斯贝尔海姆堵上一生的逆袭。
 
   **************** ***************** ********************
 
  「……那么洛奇大人。 在兄弟姐妹和魔王陛下面前,立下了那么大的狂言, 想必定是已经想好了什么办法吧?」
 
  「那是当然,好了,安静地跟着我就行了。」
 
  结束别西卜的拜见之后,洛奇回到自己的住处,现在正和女仆菲娜一起走在 未曾靠近过的地道中。
 
  蜿蜒的暗道内没有灯光,洛奇用手中的火把照亮四周打开了慎重关闭着的铁 门。
 
  呈现在2人眼前的是,生锈的剑,断弦的弓、看不清文字的魔法卷轴。 
  洛奇带着菲娜来到的地方,正是穆斯贝尔海姆家……曾经的武器库。
 
  但是,在谋反者的住处,不可能留下像样的武器,那里剩下的只是无法使用 的破烂堆成的山。
 
  「唉……在没有想好任何谋略的大战来临之前, 洛奇大人终于变得奇怪了 起来吗……」
 
  菲娜不禁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她作为这住处的女仆。这个武器库的存在,还有里面放置的武器毁坏殆尽的 事情当然非常清楚,除了叹气,没有别的办法。
 
  「你还真是无礼的家伙啊……你放心吧。 我也没有想要使用这堆破烂的意 思。」
 
  用手拍了拍无礼的女仆的脑袋,洛奇朝着武器库的最深处走去。
 
  在那里的,正是洛奇的父亲法鲁巴因为谋反罪而被捕时,穆斯贝尔海姆家的 魔法装备「魔枪埃德维拉」沉睡的地方。
 
  但是,菲娜看了一眼那武器,皱起了眉头。
 
  「我想你应该知道,穆斯贝尔海姆家代代相传的这把斧枪已经被剥去魔力之 核,已经成了没用的伪装……沉睡在那里的只不过是亡骸罢了。虽然依然可以作 为通常的武器进行战斗。 但要是跟其它候补者的魔法装备抗衡的话,有点力不 从心吧。」
 
  正如她所说,穆斯贝尔海姆家的魔法装备已经被取走了魔法之核,现在只不 过是一把比较结实的斧枪罢了。
 
  在不足以称为王牌的武器面前,感到有点沮丧、也只能说是没有办法。 
  「啊啊,是的。 这斧枪的能力已经被王家夺走,发挥不出原本的能力, ……不过。」
 
  洛奇剖开自己的指腹,然后将流着血的手指按在了斧枪上。
 
  「……这是?」
 
  随着洛奇的血被吸收,斧枪发出微弱的光,燃起的火焰照亮了周围。
 
  可能是吸收的魔力太少吧,火焰弱得只能说是火星的程度,不过,却证明了 能力的确实存在。
 
  洛奇决定参加王位继承的战争后,早就调查到埃德维拉里隐藏着能力的事情。 
  「好像越吸收魔力,火焰就会越强的样子……… 跟我调查到的一样,这家 伙还留有释放吸收到的魔力的能力」
 
  「真是令人吃惊……埃德维拉居然隐藏着这种能力」
 
  「父亲大人基本没有在人前展示过这种能力。 恐怕是认为,吸收所持者的 魔力这种不起眼的能力完全没有使用的必要吧。」
 
  「原来是这样,即使是这样的能力,现在也变得不得不用了……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而且,借助这斧枪的性质的话,好像还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呢。」 
  洛奇这么说着,瞥了一眼菲娜的脚边,那里有一个奇怪的生物……浅显的说, 就好像是肉触手般的东西,在她脚下扩散开了。
 
  「…………这难看的生物, 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在这群触手里,菲娜无表情的唠叨着后退。
 
  对于平时不怎么会慌神的她来说,这可以判定为是厌恶的反应、洛奇对着这 样的她,一副淡然地回话道。
 
  「对手不是人类而是女神。 俘虏后,为了让她成为我的手下, 所以减弱 神力的方法是必要的吧?」
 
  「所以你是说要利用这些触手吗。 ……确实,如果是从洛奇大人的魔力衍 生出来的生物的话 也不是不可能中和女神们的神力。」
 
  关于这个魔法的理论构成,和使用方法,菲娜确实是比洛奇了解更多一些。 
  连她都这么说的话,洛奇觉得多少也会有些效果。
 
  「这样一来理论算是就得到证明了吗……那么剩下的就是实践了。」
 
  「实践……?你这到底是打算做什么?」
 
  「那就是――」
 
  随着洛奇发出暗号的同时,地面上蠕动着的触手,一齐朝着菲娜袭去。 
  「啊……什么?!」
 
  「――就是想这么做。」
 
  在袭击菲娜的同时,其它触手在整个房间内扩散开组成了一个特殊空间。 
  触手像植物的根茎似的分布在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一副持续胎动的 景象,就好像是在哪个巨大生物的胎内似的。
 
  「……趁我现在还没有生气,能快点让它滚开吗?」
 
  在这样的空间里,被触手吊起悬浮在空中的菲娜用十分不悦的表情俯视着洛 奇。
 
  她身上的蕾丝围裙被触手撕裂,露出了里面的草莓色内衣与内裤。
 
  「别这么瞪着我。又不是要吃了你。 只是想拿你做下临床试验罢了。」 
  「坚决地……强烈抗议!」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这个时候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哦。」 
  洛奇无视菲娜的意见,右手打了一个响指,触手开始动了起来。
 
  「嗯……啊,呃?! 啊,呀……呜!!」
 
  有些滑入内衣内,有些蚕食着衣服,有些抚摩着腋下,触手们相互配合地进 行着各种各样的动作。
 
  「啊……呜、嗯嗯……! 这触手的动作,就好像是洛奇大人一样……明明 是被强迫的 可是却越来越舒服……啊!」
 
  在触手坚持不懈的抚摸胸部与私处的动作下、菲娜全身微微颤抖起来,白皙 的肌肤开始泛出淫靡的粉红色。
 
  无数次抚摩过内裤的缝隙,卷曲圈住隆起的胸部,轻轻搓揉,触手重复着超 乎想象的巧妙动作。
 
  「因为我可以一定程度的控制它的动作,所以它们的动作与我相似那是肯定 的」
 
  「啊……啊……! 既然这样,就快停下来……!」
 
  「我拒绝。 因为停下来就看不到你的丑态了,哈哈。」
 
  洛奇微笑着观察着,随着每次触手在全身来回抚摩,而恨得咬牙切齿的菲娜。 
  平时沉着冷静,喜怒不形于色的侍女菲娜。看着这样的她,在恶心的触手蹂 躏下,皱起眉头的样子这情景实在是美得震动人心。
 
  「嗯呜?!嗯嗯……啊……嗯……呼!」
 
  洛奇走近她,朝妖艳的褶皱处伸出了手指。
 
  「内衣的品质还是和以前一样朴素啊。 难道你就没有换一些比较性感的穿 着的想法吗?」
 
  「呼……嗯、呼……! 你要是再不适可而止,我可是真的要生气了,少爷!!」
 
  菲娜还是用一如既往的尖锐的眼光瞪着洛奇。不管是怎样的主从关系,再继 续下去的话,可不是一句玩笑就能解决的、仆人的意识正受到猛烈的打击。 
  「菲娜,这种下流的样子,就算告诉你母亲,也只会被认为是无稽之谈哦。 
  ……我记得,你好像是比较喜欢这里的?」
 
  当然,洛奇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惊慌失措的孩子。于是让触手更加激烈 的动作起来,继续侵犯菲娜。
 
  「嗯……!这种动作,不可以……啊! 从刚开始就一直针对敏感的地方… 
  …!嗯……?!」
 
  随着湿漉漉的触手来回抚摩腋下与阴部,从菲娜的樱桃小嘴里开始发出粗气 的娇喘声。
 
  洛奇已经和菲娜有过无数次的肌肤之亲了,所以也把她的敏感点,完全牢记 在脑内了。
 
  他现在,就相当于正用十几只手,灵巧地刺激着她全部的敏感点。
 
  「啊……呼……!!居,居然被这种怪物摆弄、 才不会有感觉呢……!呃 ……嗯!!」
 
  就好像给料理入味似的,慢慢的细心的花时间爱抚着,于是菲娜开始渐渐有 了感觉。
 
  朴素的布料内裤上渐渐形成了淡淡地水印,发硬突起的乳头即使隔着内衣也 能感觉到。
 
  「……那么,差不多就该坦诚相见了吧」
 
  「……嘶!」
 
  包裹着高耸的胸脯的奶罩被触手撕裂,菲娜小巧的乳房在触手的动作下露了 出来。就好像完全不懂男女之事的处女似的,乳房坚挺圆润,发硬突起的两粒乳 头依然呈现淡淡的粉红色。
 
  「果然,这种程度还不够让你失去理智嘛。 真是一点都不能疏忽啊」 
  「真是个变态的主人……」
 
  被数十条触手缠绕的菲娜握紧了双手,却无法挣脱束缚,波涛般的快感让她 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苦苦地支撑着。
 
  「虽然你说这说那的,都已经这么有感觉了不是吗。 还是和以前一样,被 直接摸到的话好像比较难以抗拒的样子嘛」
 
  「你知道的话……嘶……就快,快住手……!」
 
  「这可是不可能的哦。 你现在这幅样子,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嗯……唏,呜呜……!」
 
  随着洛奇的手势,触手都动作越发激烈起来,随之而来的快感打断了菲娜的 还没说完的话。
 
  随着软体动物似的触手纵横无尽的来回拂动,她皱着眉头,拼命忍耐着。 
  虽然努力并着双腿想要抗拒触手的爱抚,却无法完全并拢、触手滑进重叠在 一起的腿间,透过内裤不断的摩擦着私处的裂缝。
 
  「啊……啊……! 嗯、唏呜呜……!」
 
  「湿成这样的话应该够了。 开心点吧菲娜――马上就要插入喽」
 
  洛奇召唤出一条巨大的触手,那大小在菲娜面前清晰可见。
 
  那巨大的刚直触手,通常的男性器官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菲娜额头冒汗地盯着和自己的手臂差不多粗大的触手,想起这东西接下来就 要插入自己的阴道,不由得喘息起来。
 
  「不,不行少爷……! 这么大 不可能进去的……!」
 
  「确实是有一点大……不过,没事的, 因为平时都有插入我的东西……不 会死的」
 
  洛奇充耳不闻菲娜的制止,洛奇将触手阴茎靠近她的阴道口然后,一下子插 了进去。
 
  「啊……啊、唏――啊啊?!!! 嗯呜……?!触,触手棒棒,太粗了… 
  …! 那,那里要裂开了……!」
 
  「果然这种粗细,连菲娜都觉得痛苦吗。 ……那么,如果动起来会怎么样 呢。」
 
  「啊――啊,啊?!呃、唏呜呜呜!?!」
 
  就好像做试验似的,洛奇将通过内裤缝隙插入阴道中的触手动了起来。 
  可能是实在太大了吧,触手在阴道内激烈摩擦的时候菲娜的小腹浮现出随着 触手移动的样子。
 
  「啊……嗯,呃……!! 啊,呜,嗯呃!! 不,不可以,少爷……这样 的话,我……会坏掉的 啊!!唏……啊呜呜!!」
 
  连不怎么会动情的性格冷静的菲娜,都无法抵抗这冲击而痛苦的申述着。 
  穿着撕裂的围裙,被巨大的触手来回抽插的她的样子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 兴奋感觉。
 
  「啊……唏、呃……… 肚,肚子……好,好难受……!少,少爷……求求 你、 所以、请……停、停、下来……」
 
  不断受着触手侵犯的菲娜,体力消耗的已经差不多了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但是,触手是没有感情的。毫不留情的,淡然的,继续往菲娜阴道的更深处 挖掘着。
 
  「……大致,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能让平静接受普通侵犯的菲娜疲劳成这 个样子的话 关于侵犯女深的能力看样子是足够了」
 
  「剩下的就是关于神力的中和问题了……但是, 这个要是不拿女神试验的 话,是没法了解的吧」
 
  洛奇一边继续对触手下达着命令,一边认真冷静的分析着触手的效果。 
  用触手侵犯,主要的目的就是看这个方法对于蕴藏着强大神力的女神来说, 能够通用到什么地步。
 
  ……不过当然,也包含着有些对平时骄傲自大的侍从的小小惩戒。
 
  「啊……啊……嗯、啊……!」
 
  即使这样,在女性生殖器被长时间的持续侵犯下菲娜也渐渐因为疲劳和苦痛,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果然菲娜也没办法再承受更多了吗……没办法、 那就稍微换下玩法吧」 
  洛奇向正在菲娜子宫里作乱的触手发出了不同的命令。
 
  「啊、嗯呃呜呜呜呜!!!?? 这,这是……身体里面,好像被注入了什 么……? 啊呜呜……啊唏呜……!」
 
  于是,之前只是苦闷的她的声音里,好像混入了一丝快乐的色彩。
 
  「已经起效了吗。被虐是当然的,没想到居然连快感都能达到这种效果,看 来关于性,触手真是万能的啊」
 
  「少,少爷……! 嗯呜呜……!! 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看样子,这触手好像还具备制造春药的器官呢。嘿嘿,我只不过是把特制 的春药注入了你的子宫里面罢了」
 
  如果只是被粗大的触手侵犯的话,拿棍棒插入也能同样做到。能够任意操作 虐待与快感的2套方案、才有可能控制超越人类的女神。
 
  「呜呜……!!我,我……才,才不会 这么轻易就发情呢……啊呜呜… …!」
 
  「唉,真是个小女孩啊。 ……放心吧,现在开始,我会让你的疼痛慢慢镇 定下来。」
 
  「啊……?!嗯啊啊!!!」
 
  因为春药的作用,阴道开始适应肉棒紧紧地夹住来回抽插着的触手。在强烈 的牵引力下,触手立即做起了激烈的活塞运动、不断的向菲娜子宫口发起无数次 的冲击。
 
  「这,这种感觉,好舒服呜呜!! 嗯嗯……!!唏呜!!嗯,啊啊!!! 
  子,子宫,好像要融化了……!!呀呜呜呜!」
 
  粗大的触手就好像打桩机一般不断的冲击着菲娜的子宫口。但是这并不只是 一种痛感,雌性的本能让菲娜摇摇晃晃的在快乐的冲击下坠落在了无比的快感中。 
  「在苦痛和快感的冲击下,真是变得好淫荡啊……嘿, 再给我用力喘息吧!」 
  「嗯啊!!啊哦哦哦?!? 不行!不能对少爷以外的棒棒感到舒服。对, 对于侍女来说是失格的事情!嗯呃?!」
 
  菲娜叫着洛奇的名字,像小兽般吼叫着沉溺在了快乐中。
 
  「被触手弄得连续高潮,这还是那个总是跟我顶嘴的侍女长啊?要是部下们 和卡尔姆看见了这一幕的话, 应该会很失望的吧?」
 
  「啊唏!!不,不是的……!!唏啊哦?! 这种,怎么可能忍受得住啊… 
  …!啊唏!!」
 
  菲娜整张脸都被唾液和眼泪弄得一塌糊涂,配合着触手的动作上下摇动着。 
  沉着冷静的表情早已不见,她以一副淫荡的表情任由身体继续感受着快感。 
  「嗯?!唏啊!唏呀……不,不行了……! 我的阴道,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脑,脑袋、 变得好奇怪……!!」
 
  「已经受不了吗……真是没办法,那就用这个来结束吧」
 
  「啊……啊、啊?触手……在,在阴道里膨胀起来了……?!」
 
  从菲娜的小腹部的膨胀可以看出,插在她身体里的触手阴茎膨胀变大了。 
  为了释放而储存精力,那大小就如同粗大凶恶的蟒蛇。
 
  甚至,周围的触手也从根部开始膨胀起来,计划着在她的身体内外同时发泄 欲望。
 
  「啊唏!呜啊?!里,里面……要,裂开了……! 难道,打算让触手在里 面射精吗……?!」
 
  「说对了。 来吧,把触手里慢慢储存的精液 一滴不剩的都接收吧……!」 
  「等,等一下少爷! 现,现在被这么弄的话,我,我啊……!!」
 
  菲娜扭动着全身抵抗,但是,好像嘲笑她的努力似的大量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嗯呜!!? 啊呜呜!!! 触手的精子,居然射入了这么多……我,我 会变得不正常的……!」
 
  「啊唏,唏啊……!肚子里面,好烫……! 子宫要熔化了……!!嗯啊呜 呜!!」
 
  菲娜的全身上下以及子宫里,都被比奶酪还要浓厚的淡黄色液体射得都是。 
  「啊,唏……嗯啊啊!! 够了,阴道里面不要再射了……! 不然的话, 会怀上触手的孩子的……!」
 
  「哈哈,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哦……!」
 
  即使已经射出了大量精液,但好像还是不够,触手不断的朝菲娜继续喷射着 浓稠的精液。
 
  「啊唏、嗯呜呜……!! 不,不要……再射在阴道里面了……!! 啊嗯, 嗯啊啊啊!!! 」
 
  超过了最大容量,触手的精液涂的菲娜全身都是。
 
  全身上下,子宫,胸部,脸上,头发上,全都被染成一片白色。菲娜的高潮 也没有停下。
 
  「唏啊……!唏嗯……嗯呃!! 我,我道歉……少,少爷……快,快点让 触手从阴道里面出去……!!嗯呜呜!!」
 
  应该是到了极限了,菲娜彻底地放下了矜持,开始像洛奇祈求。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让我兴奋啊……不过还不行。」
 
  「怎,怎么这样……!啊……唏嗯嗯呜呜……!」
 
  洛奇继续朝触手传送魔力,毫不留情地在她的阴道中射满精液。
 
  侵入菲娜私处的触手,不停注入精液的样子就好像坏了的水管似的。
 
  「要示弱的话还太早了。现在才开始动真格呢。 还有时间侵犯别的小穴呢, 接下来 才要正式开始呢。」
 
  洛奇朝着淹没在精液中,意识混乱的菲娜,露出邪恶的笑容。
 
  看着这个表情,菲娜感到一种全身汗毛倒竖的恐怖感。
 
  「啊,唏……嗯啊……呼,啊……」
 
  差不多被几十次重复的活塞运动与射精弄的疲劳困倦的菲娜,吊在半空中, 用涣散的眼神呆然的看着周围。
 
  洛奇站在旁边,用一副满足的表情确认着触手的性能。
 
  「……原来是这样,这下基本清楚了。 对不起啊菲娜,好像稍微有点太勉 强你了」
 
  「啊……啊……… 少爷……性格变坏了。」
 
  「因为你平时都一副冷静的举止,所以,偶尔这样来点刺激的 也是必要的 吧?」
 
  「多,多管闲事……」
 
  留下这么一句话,菲娜昏了过去。
 
     ************** *************** *****************
 
  「啊……真是的,已经不是孩子了,这种恶作剧 能不能不要再做了。」 
  菲娜整理好衣服,一边用手帕擦拭着嘴唇,对洛奇说着刁难的话。
 
  一般来说,被那么蹂躏后,精神多少会有些崩溃也不奇怪,但对作为优秀的 侍者菲娜来说,那些行为一结束,就又恢复了平时的铁面。
 
  「不好意思啊。 但是,我实在是很想确认一下触手的性能啊。 谢谢你的 合作啊。」
 
  「能帮到你我深感荣幸。」
 
  虽然这么说着,菲娜用寒冷的视线,朝主人洛奇看去。
 
  「……总之,这下俘虏女神的准备算是完成了。」
 
  「在打倒女神前,就先考虑打倒以后的事情, 还真是洛奇大人的作风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目光要长远一点,有这样的格言不是吗?」 
  「看长远点,杞人忧天…… 恶魔是无法钻空子的,也有这样的格言哦。」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侍从啊。 我还是觉得被触手侵犯的时候的你, 比较老实哦。」
 
  「要是洛奇大人希望的话,我平时也可以那样。」
 
  「……不用,光想象就觉得头痛了,还是不要了。」
 
  主仆二人互相又开始和平时一样拌着嘴,离开了武器库。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